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(四)老婆的性向
(四)老婆的性向

话说,我一直思考那天的事,得到的结论是:我那表面严肃的老婆很可能看到我穿她的内裤会有性冲动,为了证明,隔天晚上等小孩睡着后,我偷偷的摸到她衣橱去,再拿一件她的性感内裤,这次这件是侧边透明豔红色的

我褪去自己的裤子,慢慢把她那件三角裤穿上,然后套上一件睡袍爬到床上她身旁。若依之前几个月的经验,我在这时候爬上床去摸她,她一定是没给好脸色看,于是我慢慢地靠过去,从她背后抱着她……

果然,婷被我吵醒就一脸不悦,我趁她快发作前,赶紧拉她的右手往我下面一摸,只见她一开始愣了一下,突然她脸上绽出了一丝跪异的笑容:「陵,你干嘛又穿我内裤呀~~」说着她就拍拍身旁的儿子,以确定他熟睡后就起身向我招招手,我随着她轻手轻脚到隔壁房间。(注:若儿子被吵醒就什幺都不用做了)

隔壁房是客房,但平常没人,婷一带我到隔壁后就整个人扑向我身上撒娇:「陵,你又穿这样了,让我仔细看看。」

说完她开了灯,就一副在看什幺好看的东西一样,一直看我那已在她的三角裤内撑太高而跑出来的肉棒,然后婷猛地抱住我狂吻……天啊!真的和我想的一样,我老婆看见我穿她的内裤会兴奋!

在一阵狂吻之后,雅婷叫我坐在梳妆台前,然后俏皮地跟我眨眨眼说:「老公,我再帮你妆扮一下一定更好看。」这时我也骑虎难下了,于是就依她安排。只见婷连忙去拿她的一大堆法宝,什幺修眉毛的、刮腿毛的、粉饼……一大堆,只见婷每拿一件,她脸上的春意就更浓了,最后她还拿出一顶假髮。

只见婷在我脸上擦粉,又修眉毛,最后再拿件她的性感睡衣叫我穿。当我依她意思化好妆之后,只见她看着我,不停抚摸我的胸部,然后猛地低下头含住我那早已按捺不住的肉棒,不停地上下吞吐,每下都几乎含到肉棒的根部。

这样的活塞运动持续了五分钟,我首先忍不住,猛地按住婷的头,然后就是龟头一紧,喷出一股精液,不过由于昨天有出来很多次,今天的量算是较少的。只见婷贪心地舔着嘴边残留的精液……想不到婷仍持续昨天的热情,我心中不禁一阵得意,我终于找到开启我这严肃老婆性慾的方法了!

不过婷显然还不想结束,她温柔地搂着我,由于我被她打扮成像女人一样,因此感觉有点怪异,但显然婷很欣赏我这模样,用她那樱桃小口在我耳边吹气:「陵,你来这边照一下镜子。」

我被婷半拉到客房的大镜子前,不禁呆了一下,镜中的我看起来虽然算不上美丽,但由于老婆化妆技术高超,在我脸上涂粉,让镜子中的我看不出皮肤的粗糙,加上眉毛的修饰,以及戴上假髮,加上我本人本就是斯文瓜子脸,真的远远看起来还真的会以为是一位高挑的佳丽。

这时老婆看着镜中的我,更是动情了,只见老婆自己褪下了她睡袍下的三角裤,显露出她傲人的C罩杯双峰以及底下茂密的乌黑芳丛,两手缓慢地向上搂住我的脖子,猛地用力,双手把我往下压。

这时我直觉老婆要我蹲低下去,于是顺着她的力道慢慢矮下身,逐渐婷把我的头往她的私密桃园地带压,我也感受到这极端的刺激。我顺从地伸出我的舌头往她的最敏感蜜洞钻,只见婷随着我的舌头钻入而轻哼一声,然后就是「啊~~陵……快……再深一点……」

我这时更藉机逗她:「婷,妳不把妳下面的嘴张大点,我怎幺吻妳的小妹妹呢?」

婷双手却更用力的把我的头下压:「啊~~陵,我要你吻我的小妹妹……」然后她两腿张得更开……在我的舌功猛钻之下,婷今天的第一个高潮就在我的口舌服务下出来了。

今晚婷的热情比起昨晚更是一发不可收拾,婷在高潮后显然还未满足,这是我们结婚以来我第一次相信医学报导上写的「女人高潮不止可以一次」的论点。

婷以近乎粗暴的方式把我推倒在床上,用她的舌尖轻吮着我的乳头,手更是在我身上敏感部位不停游走。这情形有点像是一个饥渴的男人在侵犯一个美女,不过只要婷摆脱冷感的低潮,这种主动方式对我来说简直是不敢想像的天堂。

婷不断饥渴地把手伸进我的(或该说是她的)性感衣服中,更用最深的口舌服务让我一直出来……直到再也出不来为止。

事后,我满足地吻着雅婷,而婷也含情脉脉地依偎在我身上,但我始终在意婷这两天的转变,趁她现在心情好,于是我趁机问她:「婷,为什幺我穿这样,妳就变得和之前完全不同?」

婷似乎也知道自己刚才实在太过热情了,料到我会有此一问,俏皮地用手指在我头上爆了一个响栗,娇媚的白了我一眼:「怎幺,你们男人不是都爱女人淫蕩吗?这样不是正合你意?」

我也知道若婷不想讲,我也没辄,但实在又想探根究底,于是讷讷的回答:「是这样没错啦!只要能让妳保持这幺淫……嗯,我是说性感,要我怎样牺牲我都愿意。不过我真的想知道,妳不觉得妳和之前改变太大了吗?」

婷这时可能由于刚才高潮余韵的关係,显得特别体贴,她俏皮地说:「那你要答应以后在这方面由我安排,只要你能保证,以后我一定只会比今晚更淫蕩、更性感、更能成为你心目中想要的那种淫蕩女人。」

我立刻从床上爬起来,手举老高一脸认真:「我方子陵发誓,以后在房事方面一切由老婆安排,绝不违背,若有违誓言立遭天打雷劈!」老婆被我这立刻的认真反应也吓到了(注:方子陵是本篇主角的名字),其实我这几个月真的才被她的「冷感」吓到了,因此有这机会,哪不立刻把握住不让她有反悔的机会?

婷只吃惊了一下,然后看得出她打从心底里被我逗乐了。然后婷立刻用她温软的小手摀住我的嘴,娇嗔:「你这人,什幺天打雷劈,那我不是要守活寡了?以后不準你乱发誓!」但我看得出她很高兴。

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,于是小心的问:「婷,但妳要保证妳最爱的是我。」

婷使劲地钻进我怀里害羞的说:「人家不爱你要爱谁?你放心,你就是我心中最爱、最重要的男人。」

婷也在稍后告诉我,为何她会看到我穿她的衣服,尤其是装得越像女人她就越动情的原因。

原来婷在高中时有一个暗恋的学姊,个性很温和及多情,功课又好,据婷的说法,当时曾经有一次她到学姊家讨论功课时,由于老婆算是比较主动型的,那次她和学姊互相爱抚,但后来由于两个女生都是未经人事,因此最后也是不了了之。不过事后回家婷整晚失眠,而那感觉也深烙在婷的记忆里。

而婷之所以在众多追求者中选择我,有一部份原因就是因为我长得很斯文,脸型及五官都和那学姊有点神似。虽然已隔很久,但在昨天她看到我穿她的内裤时,婷竟然很快就把我联想到她高中时的学姊。

当然我有点在意婷是不是不爱我,甚至更爱她那以前的学姊,于是我问她:「婷,那妳现在还会爱那学姊吗?」

婷倒是没什幺思索:「我对你的是爱,但当年学姊给我的感觉则是一种肉慾的刺激,而且她是女的,我也不是女同性恋,那只是高中时代学妹学姊的一种纯纯幻想似的爱情感觉而已。」

也是就在今晚,决定了日后我们房事的基本原则:

1。以后在和婷办事前,我必须先打扮成女人。

2。以后我必须依照婷的交代,每天照她教的功课美白及保养。

3。有关性的方面必须由她主导,她交待的我必须要绝对服从,若不服从,婷可以拒绝和我做爱。

然后,再来的几天,婷给了我一瓶面霜以及许多脸部保养品,一看就知道是婷新买的高级品,有清除粉刺的、有使皮肤柔嫩美白的……婷不厌其烦地教我,还在接下来的几天亲自帮我做脸。

我不禁问她:「老婆,我做脸妳会更爱我吗?」老婆笑了一笑,然后吻我一下:「爱,我要你做好脸,每天都跟我……那个。」然后脸红红就跑开了。

这时我真的很满足,这几天老婆的热情真想让她一直延续下去,只要能让老婆保持这种性感,要我穿老婆衣服、做脸都是小事而已。